Cof小說網 >  傲劍狂尊 >   第837章 鬥魔

-

到了這一刻,林天還是感覺自己低估了這陰龍髓的霸道。

隨著那些陰龍髓瘋狂地進入體內,自己的力量便是不斷地暴漲。

隻不過與此同時,自己的心臟負荷也已不斷逼近極限,若是不加以控製,恐怕用不到將所有的陰龍髓吸收完畢,自己就將徹底隕落。

然而此刻他根本就無法動用任何法力,大量的神魂用以緩解心臟的壓力,那隨著陰龍髓滋生出來的意念也隨之增強。

原本林天還並未將其放在眼裡,然而此刻彼此力量卻是此消彼長,對方已經有超過自己的勢頭。

在這麼下去,屆時等到陰龍髓被完全吸收之後,自己斷要被這道意誌給取代。

“真正的強弱豈是依靠力量就能判斷,一個人最要緊的是膽量和信心,即使空無一物,也可以壓製對方。”

林天的神魂守在識海之前,宛若鎮守南天的大將,右手一握,一柄魂劍便出現在他的手上。

“哈哈哈哈,可笑!

現在我的力量已是你的三倍有餘,莫非依靠膽量和信心就能戰勝得了我?

何況我便是你,你也是我,誰又能夠戰勝得了自己內心的邪念!

貪嗔癡、恨愁欲乃天定之情,接受這一切,

讓你我一同墮入魔道,享受這揮斥方遒主宰天下的樂趣,又有何不可!”

那道邪念逐漸化作林天自己的模樣,不過卻比此刻的他更加凝實,時刻充斥著不可戰勝的氣息。

言語蠱惑之間,邪念已經到了他的麵前,冇有絲毫防備,肆意地嘲弄著。

這纔是真正的大膽與自信,一切都源於表象之下的實力。

“有死而已,何須多言!”

麵對此刻越來越強的邪念,林天竟感覺自己的內心有些鬆動,心中更是駭然,手上卻已經爆發出滔天劍意斬殺而去。

隨著他的意念一動,手中魂劍頓時爆發出激越的劍鳴,似蒼龍狂嘯,似鸞鳳之吟。

一道道鋒利的劍氣如同浪潮拍打在每一寸空間,霎時間便席捲起陣陣狂風,助推林天攜儘一切異相斬向自己的邪念魔魂!

長劍一出,躺在青銅鼎內林天的身體也隨之一亮,身上的黑氣也明顯減少了些許。

看著眼前這一幕,魔童有些詫異地說道:

“竟然還有如此頑強的抵抗意誌,真是不簡單呐!”

不過心魔老人卻是不在意地笑了笑,從容而又信心十足:

“唯有這樣的意誌,在被馴服之後才越忠誠!

世間的一切道德正義其實都是虛的,根本經不起考驗。

一旦將他的意誌完全瓦解,那麼便會如同那些墮天使一樣,

裁決正義的永墮黑暗,以善為本的殺人無數。”

“神台坍塌,高牆儘斷。

高懸明月,跌落泥裡,被七情六慾拖進世俗的苦裡,月華不再,塵埃儘染。

最後被九劫八難的火焰燒得飛灰湮滅!

這果然是世人最愛看的東西,也是我們最愛創造的產物!”

心魔與魔童彼此相視一笑,同時伸手對著林天就是一點,迅速打入進去一道魔氣。

而在林天的識海之中,原本被劍氣逼得不斷躲閃的邪念魔魂瞬間就鎮定了下來。

竟任由那些劍氣打在身上,更是伸出兩根手指精準地將劍刃夾住!

“什麼?”

看到眼前這一幕,林天幾乎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,想不到對方如此輕易就破了自己的劍招。

“怎麼,感覺很意外是嗎?

你自以為自身很強大,憑藉著超凡的劍技早已習慣了以弱勝強,殊不知你太自大了。

順天者安逸,逆天者徒勞!

於你而言,吾便是天!”

邪念魔魂手指一用力,林天的魂劍便當場碎裂,冇有半分阻澀!

在他還未反應過來之際,邪念魔魂便欺身而來,隨即一掌拍在他的肩頭!

這一掌之神威,直接打得林天的神魂道道分離,一層層定格在靜止的時空之中。

“真是駑馬比麒麟,寒鴉比鸞鳳,不自量力!”

邪念魔魂冷冷一笑,隨即便化作一道黑煙迅速冇入到林天的神魂之中。

靜止的時空在這一刻似乎得以恢複,而林天的神魂也恢複了正常。

隻不過在一切看似正常的表象之下,他的想法卻在不斷的相容改變,連眼神也變得暗紅起來。

他就這麼靜靜地站著,等待著所有的陰龍髓儘數湧入到他的體內。

看著逐漸平靜下來的林天,魔童更是已經站在了青銅鼎之上,感受著他的肉身變化。

“確實比之前要強了許多,不過怎麼冇有動靜?”

“不急,讓他躺在這兒吧,在非必要的情況下,我不會讓他的魔性發作的。”

心魔老人轉身帶著魔童離開,任由林天慢慢的蛻變。

等到所有的陰龍髓都被吸收之後,林天那超負荷運轉的心臟也逐漸平穩下來,變得更加強韌有力。

而壓製在上麵的神魂也隨之收回識海,快速變得完整起來。

隻不過如今他的神魂已充滿了煞氣,一道道黑氣散發出來,同時瞳孔大半都已是猩紅色。

隨著雙手緊緊一握,整個肉身便響起劈裡啪啦的響聲,竟直接將青銅鼎給震得四分五裂。

“好強大的力量,我的肉身果然增強了許多!”

林天猛然睜開雙眼,頓時引得狂風大作,頭頂更是烏雲彙聚!

當他站起來之時,更是感覺雙腿充滿了力量,至於一個踩踏便能將一座神山震碎!

這樣的力量隻不過是躺在鼎內睡一覺便可得到,若是讓他自己修煉,還不知需要多久才能夠得到這般成果。

即便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,但依舊讓他感到呼吸沉重,心中的貪慾驟然放大了數倍,更是對陰龍髓充滿了渴望。

想在一想到那東西,林天就感覺自己的心跳在加快,渾身有些燥熱,甚至有種被螞蟻撕咬的感覺。

不過好在現在這種想法還不重,隻要不去想就能夠輕易壓製下去。

就在他以為事情就要結束之時,一個人影卻突然被丟了過來,狠狠地砸在他的麵前。

隻是隨意一個感知,林天就發現眼前竟然是一個上位神,而且還是個很漂亮的女人。

就在這時,心魔與魔童再度出現,當他們看到林天那一雙暗紅的瞳孔之時便是十分滿意。

“乖徒兒,陰龍髓的滋味如何?是不是非常美妙啊!”

心魔老人得意地笑了起來,看向林天的眼神完全是在打量一件珍貴的藝術品。

“世間美味,回味無窮!”

林天恭敬地回答,不過現在他的意誌還非常清晰,正在拚命想要祛除掉那股邪念魔魂。

隻不過如今魔魂已經與自己的神魂完全融合,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可分離。

“哈哈哈,好好好。

隻要你能夠在那葬乾窟替為師拿到想要的東西,屆時陰龍髓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,你我師徒二人共同執掌天下!”

“多謝師父!”

林天不敢有絲毫不敬的念頭,如今那邪念魔魂在自己體內,生怕這胖老頭能與之產生聯絡,從而窺視出他的內心想法。

神界浩瀚,各種奇異的術法神通出現都不奇怪,當初他在下界之時就領教過魔主的讀心術,現在更是不敢大意。

“現在你纔剛剛吸收陰龍髓,想要徹底鞏固還需一味輔藥配合,方可防止力量流逝!”

心魔意味深長地說著,嘴角的笑容明顯不懷好意。

林天的內心也是咯噔一下,明白這傢夥又開始整幺蛾子了。

“徒兒不太清楚師父的意思,還請明示!”

“看到你麵前這個女人了嗎?爺爺的意思便是讓你吸乾她的血。

等以後你若是控製不住自己的衝動,想要吸收陰龍髓之時,

就去吸食這樣的乾淨血液,如此一來你的神魂便可得到暫時的安寧!”

魔童開始“善意”地提醒,不過這卻讓林天產生了深深地憎惡,這些狗賊果真是活脫脫地惡魔,除了人事冇有什麼不乾。

就在他心中升起這種想法的瞬間,心魔老人的眼神立刻就有些不對了,嚇得林天趕緊停止了想法,臉上也露出笑容:

“原來是這樣,師父太費心了。”

“那就趕緊照做吧,剩下的一些時間為師還要好好教導你才行,否則去了葬乾窟隻能是送死!”

現在一老一小兩大魔頭就這麼盯著,根本就不會給他留下任何退路。

林天冇有選擇的餘地,當即便一把將那女人抓在了手裡。

恰在此時,這個倒黴的女人甦醒過來,一看到林天那煞氣沖天的神情就嚇得臉色煞白。

“不要殺我,我與你無冤無仇!”

“我爹可是洞虛神,你若殺了我,他是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手裡的女人拚命掙紮,不過現在的她早已被封印了力量,僅憑這點肉身之力對林天根本就造成不了多少傷害。

眼看掐住她脖子的手越來越緊,女人的臉色也開始發青,眼淚更是不自覺地掉落下來,極為可憐。

看到這裡,林天的心立刻軟了下來,手上的力道開始放鬆。

不過就在這時,心中的魔魂的聲音卻響了起來:

“錯過了這次機會,你知道將要麵臨什麼後果嗎,趕緊殺了她,不要讓我跟著你一起喪命!”

“吸乾她的血,我們的力量還會暴漲。

你也不想一輩子鬱鬱久居於人下吧,那就完成這美妙的第一步!”

邪念魔魂軟硬兼施,外麵又有兩大惡魔,緊緊的盯著,林天已經感覺到了心魔老人的不耐煩,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。

“生死有道,宿命而已。

今日之事,不要怪我!”

隨著手上一用力,那女人便徹底香消玉殞!

林天忍住心中的一切想法,直接就一口咬住她的脖頸,頓時就有一股暖流湧入口腔。

這種鮮血的滋味是如此的獨特,直接引起魔魂的歡呼,更是讓全身細胞都感覺到了強烈的快意。

這樣的感覺是如此的可怕,林天甚至分不清哪一個纔是真正的自己,是否會就此墮入魔道。

倘若自己也如其他魔頭一樣自由隨意,那如此快意江湖也冇什麼不可。

隻可惜自己身陷囹圄,隻不過是心魔手中的棋子罷了。

“這小子真不會享受,隻有那獵物還是活著的時候,鮮血才最是美味,效果也最佳。”

魔童嘀咕了一句,不過看著還算滿意。

“無妨,等他感受到了滋味,下次自然知道該如何選擇。

走吧,讓他先消化消化!”

到了這個地步,心魔已經徹底放下心來,以往那些“徒兒”們凡是到了這一步的,就冇有一個能夠脫離掌控的。

回到魔窟之中,心魔看著那滿牆的乾屍,嘴角的笑意變得更加濃烈。

“看來用不著多久,這裡就可以再掛一具了。”

魔童對這裡的一切心知肚明,彼此之間都清楚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
“是啊,都是些天賦絕佳之輩,若不是老夫衝擊神君境需要用得著,還真捨不得讓他們就這麼走了!”

老傢夥的臉上竟流露出些許傷感之色,不過青團卻是十分清楚這老傢夥的真正想法,這會兒倒是在傷春悲秋,下一刻就可以繼續吃人不吐骨頭。

果不其然,老傢夥一轉身就開始準備各種陰毒的材料,開始為製作下一具乾屍做鋪墊。

而此刻的林天,雙眼已經完全通紅,全身更是爆發出滾滾熱氣。

手中原本飽滿的女上神已經乾癟下去,隻剩下一具皮囊,輕飄飄地落在地上。

在完成了這一罪孽之後,他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氣運消散了不少,反而是業障纏身,印堂發黑。

不過這也阻擋不住他對鮮血的渴望,腦海中的魔音一直驅使著他,繼續尋找更加乾淨強大的鮮血。

不僅是意識在驅動,就連自己全身的血肉也在瘋狂渴望這種鮮血帶來的強大實力,還有特殊的滿足感。

“莫非我真的就要就此墮入魔道,徹底淪為棋子?”

林天憑藉著清醒的意誌,不斷運轉鴻蒙紫雷訣和劍訣,不過依舊剋製不了內心的衝動。

“心若冰清,天塌不驚。萬變猶定,神怡氣靜。

塵垢不沾,俗相不染。虛空寧宓,混然無物。

......

清心如水,清水即心。微風無起,波瀾不驚。

幽篁獨坐,長嘯鳴琴。禪寂入定,毒龍遁形。

......”

麵對洶湧如潮水的魔念,林天轉而開始不斷地背誦到家清心訣。

此法乃是每一個修道之人從小學習的咒語,對於清心安神具有極好的效果。

此番他不斷地默唸咒語神訣,竟然真的控製住了那種嗜血衝動。

等到呼吸變得平穩之後,他的內心卻並未就此放鬆。

“今日尚且能夠壓製魔性,但往後又當如何應對!”

麵對凶險的局麵,他卻並未喪失信心,風浪再大也有解決之道。

“若是老師在身邊,也許會有解法!”

每到這種關鍵時刻,林天總是對劍魂無比懷念,但自己現在已是出籠之鳥,一切都得靠自己!

“縱橫與長生兩道劍意乃是至高法則,我先憑藉它們將其壓製住吧!”

林天立刻調動兩大至高劍意,讓其徹底融入到自己的神魂之中。

一時間魔魂也發出一聲淒厲哀嚎,隨即拚命隱入他的神魂深處。

看到兩道劍意的壓製效果不錯,他也放鬆了不少。

不過想要徹底解決這個麻煩,還得另想辦法!-